美术馆以艺术家的名字来命名,‘贺兰山房’和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是两种不同的模式

日期:2019-12-11编辑作者:古董

被访者:吕澎(以下简称吕)采访者:99艺术网实习记者 赵娜 赵:您说这里将成为一个艺术创意园区,那它和现在其他地方的那些创意园区有什么区别吗?有什么优势? 吕:没有说过是创意园区,但是这里很可能会促使更多的创意人员在这里旅游、生活与工作。一个新的旅游度假区域本身就将生活与工作结合起来了,当他觉得这里有更多值得滞留的因素,他就会滞留下来。或者写作,或者制定工作计划,或者确定工作空间长期在这里工作。你会在丽江和其他地方看到这样的情况。只是,这里距离城市很近,按照今天和未来的工作模式,好的创意公司甚至时尚产业会选择这样的地方。 赵:您是怎样来选择这八位艺术家的?有什么标准之类的? 吕:非常简单,我是依据艺术史的标准来选择这些艺术家的。从伤痕美术到今天的新绘画,这三十年来,八位艺术家不同程度和重点地占有艺术史的位置。当然,有人会问,每个人都有对历史的看法,你的不一定是最准确的。对类似这样的问题,我的回答是,每个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历史观,如果不同意,就自己去写,自己去选择。 赵:对这个史无前例的运营模式——政府、艺术家和投资商三方合作运营,对以后的有关艺术的运营模式有什么影响?是不是会主导一个什么? 吕:很难说。这个结构说明了一个进步,即政府对当代艺术的支持,将对当代艺术和与之有关联的产业有巨大的推进作用。如果全国各地的政府都不同程度地支持当代艺术,一个新文化新文明的时代就到来了。看来这个趋势变化很快。 赵:青城山·中国当代艺术馆群的建成和使用会为都江堰等周边地区带来什么?对其他地区的艺术区或艺术家有什么影响? 吕:美术馆群建成之后,会带动当地旅游经济和文化产业的发展。这是一个国际旅游度假的区域,配套完整,会吸引很多旅游度假的人群和对文化有兴趣的人。至于对其他地区的艺术区和艺术家有什么影响,我想应该是在建成之后才能够看得更明白,因为人们要看清楚这里究竟与别的地方有什么不同,建成之后的面貌最说明问题。 赵:美术馆以艺术家的名字来命名,前一段时间的“罗中立美术馆”的命名引起了一些讨论,那么这会不会会在全国掀起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美术馆的一个潮流呢? 吕:引起争论的原因通常会集中在对艺术家的地位的确认上。既然每个人对艺术家的历史地位有不同的看法,就自然会出现争议。不过这样的争议没有什么价值,关键是对艺术要有清楚的认识,否则争论没有意义。如果有地方政府或者企业要给一个艺术家建美术馆,他当然要承担知识与教养水平上的风险。 赵:艺术家对自己的馆设计方案,形状什么的满意吗? 吕:在设计中,还不是很具体。 赵:美术馆群的这件事情签约后,网上有一些不好的说法,评论。有的说是政府在花百姓的钱,还有很大一部分人不看好美术馆群的情景,比如上海多伦美术馆的鲍栋,对于这些人对美术馆群的前景的质疑,您怎么看? 吕:重要的是把事情做出来。站在一旁说好说坏很容易,事情究竟如何,我们就只能看实践。美术馆群的未来如何取决于艺术家、批评家、政府以及各个社会角色。在千里迢迢之外对不知具体情况的事情作出断然评价,是许多人的生活习惯,你也管不了。 赵:对于很多人把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和前几年的贺兰山房作比较,您是怎么看的?就您个人有没有过什么顾虑? 吕:美术馆群所处的地理位置、支持背景、综合资源条件是“贺兰山房”无法比拟的,并且, 这两个项目的出发点和操作模式完全不同。因此,实际上,它们之间没有什么联系。如果说有什么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两个项目我都参加了。可是,就像我做过了两个展览一样,你不能说两个展览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不少人将两个项目联系起来的原因就是因为不了解具体情况。

都江堰市圈地110亩建中国最大的当代艺术馆群,周春芽、张晓刚、何多苓等8位艺术家将拥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美术馆 早报讯成都的当代艺术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这里浓厚的艺术氛围吸引了国内其他地区的艺术家前来安营扎寨。继名声在外的“蓝顶”艺术中心、正在建设的“三圣乡”艺术基地之后,都江堰市昨日宣布,由都江堰政府牵头在青城山脚圈地110亩,准备修建中国最大的个人当代美术馆群———“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建设签约仪式将于7月30日举行。 青城山当代美术馆群将由1个主展馆和8个分展馆构成,周春芽、张晓刚、何多苓、王广义、方力均、岳敏君、张培力、吴山专8位中国当代艺术界顶尖的艺术家都会有一座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美术馆。这种大面积开发艺术家“集中地”的做法并不新鲜,3年前的宁夏银川“贺兰山房”因吸引12位艺术家设计建馆而名躁一时,但直到现在依然没能够“开门见客”。巧的是青城山当代美术馆群的投资方,正好也是当年“贺兰山房”的投资方。这次在青城山“圈地建房”难道就不怕重蹈覆辙吗?投资方董事长刘文锦表示,“贺兰山房”是一种大胆的尝试,虽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不过累计了不少经验。青城山当代美术馆群吸取教训,用更科学的运作模式来进行整体打造。 作 用 成为当代艺术的大后方 作为艺术家代表,著名画家周春芽了解到“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整体规划之后,显得非常激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在自己的家乡有一座属于自己的美术馆,而且我相信,这对于所有艺术家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周春芽认为,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不仅仅是他的梦想,或者说是地区性的名片,更重要的是,这里将成为普及当代艺术的重要阵地。周春芽表示,他已经开始联络收藏自己作品的藏家,希望在开馆的时候能够有自己各阶段的代表作品“进驻”周春芽馆。 据项目策划人吕澎透露,“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今后将每两年一度举办艺术综合展览,8所私人美术馆将根据自身的学术要求和特点举办各类艺术展览和学术研讨会。同时,美术馆群还将承办国内外有关艺术博览会及艺术专题沙龙、新艺术作品展览、项目发布会等。在社会艺术教育方面,美术馆群将举办各类美术类学习讲座、市民艺术沙龙。美术馆群功能性构成中还包括了音乐餐厅、艺术咖啡吧、艺术书吧等等,届时,“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将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大后方。 影 响 都江堰一张新文化名片 蓝顶艺术中心、三圣乡艺术中心、“贺兰山房”这些艺术家集中地虽然名气在外,不过基本都是靠艺术家集资筹备,或者房产商慷慨解囊。这次的“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却是由都江堰市政府牵头,这也是国内第一次由政府为健在的当代艺术家修建个人美术馆。 都江堰市委书记刘俊林昨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都江堰想要成为国际休闲度假旅游区,就必须突出大项目的引进和建设,“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在国际休闲度假旅游区王婆岩区域内建设,将成为都江堰的一张文化名片。“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预计2008年竣工投入使用。美术馆群竣工投入使用后,将成为一处专业的多功能创意街区,成为青城山———都江堰国际休闲度假旅游区的一处艺术乐园。

王南溟:著名批评家

365bet在线官网 ,编辑:admin

前景是否重蹈贺兰山房覆辙? “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的投资方已经投入了前期启动资金1亿元人民币,该公司3年前巨资打造的“贺兰山房”直到现在都没有正式启动,此次又投入巨资不由得让人捏一把汗。该公司董事长刘文锦对于公司此次投资充满信心。 “其实,‘贺兰山房’和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是两种不同的模式,当年的‘贺兰山房’是艺术家自己设计房子,总投资一超再超就是因为艺术家天马行空的想象令我们难以掌控建筑成本。”而这次的建筑设计早就已经规划好了,成本运营也在科学的控制当中。只要总体规划成熟科学,我们不会担心重蹈覆辙。而且,中国当代美术馆群只是众多投资项目中的一个,该公司并不是义务拿钱为艺术家建馆。“我们在青城山艺术馆群周围投资修建了很多配套设施,有商业街、有宾馆、有楼盘,目前投资看上去很多,但这是我们总体项目的一个配套工程,加分工程。”

记者: 99艺术网 许庆

前车之鉴 贺兰山房的衰落 贺兰山房当代艺术建筑群距银川市40多公里,由成都美术评论家、策展人吕澎一手策划,所有建筑均由包括油画家周春芽、何多苓在内的12位国内顶级艺术家设计。贺兰山房刚设计完就获得国内建筑艺术最高奖“中国建筑艺术奖”,并在国内外引起轰动。不过好景不长,在修建过程中,贺兰山房由于预算失控几度停工,好不容易贷款完成工程之后,投资方却因没有多余资金完善周边配套设施,让贺兰山房就此荒废。

近来有很多媒体报道青城山将建成一个中国当代美术馆群,它是由都江堰市政府将划拨110亩土地修建一个中心美术馆、8所私人美术馆和一个艺术研究所,共同构成集美术展览、学术研究、艺术交流、艺术教育、公共文化事业为一体的中国当代美术馆群。8所私人美术馆的主人均为当今的著名画家———张晓刚、周春芽、何多苓、王广义、方力钧、岳敏君、张培力、吴山专。8所私人美术馆,将分别以这8位艺术家的名字命名,建成之后将交由艺术家自主使用。就此事,我们采访了当代著名艺术批评家、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研究专员王南溟。

编辑:admin

记者:王老师,您好!关于青城山将建成一个中国当代美术馆群的事情,我想您也已经了解了,我们想听一听您对此举是怎样看待的?

王南溟:我觉得这样的形式玩玩是可以的,但是未必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美术馆,我们的美术馆还没有像美术馆,还有就是我们的社会制度并没有赋予美术馆特定的法律和政策的保障和经济上的待遇,美术馆一般两种形式,一种是由公共财政拨款筹建,另一种就是民间组织建立。艺术家可以捐赠作品或者一定的资金,允许私人入住,但是不能作为产权拥有者。如果分不清楚民间与政府之间的区别,私有与公有之间的区别,那也无法将美术馆建设成真正意义上的美术馆。

记者:这种在休闲度假旅游区植入当代艺术的形式对公共文化艺术事业而言有什么样的积极作用?

王南溟:中国的制度在某些方面还存在一定的缺失,特别是公众对在公共财产等领域

没有相应的正确认识。美术馆有责任让公众看到更富有创造性的艺术,更有纯粹学术标准的艺术作品,而且有义务推广给公众让公众进入艺术家所想象的世界。对公共文化艺术事业而言不能说没有积极的作用,只能说这种作用的发挥有一定的局限,。从上海的证大现代艺术馆来看,身处商业中心,但是参观者却甚少。所以,在休闲度假旅游区要让游客观赏

当代艺术,那要看游客的的个人兴趣爱好。

记者:那您觉得艺术家、美术馆、政府及艺术制度之间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

王南溟:在今天,当代艺术制度已越来越成为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就现在这样的美术馆的制度结构,艺术家、美术馆与政府三者的关系不是互动的,而是被政府一方所操纵的,这就建立不起来一个正常的学术运作系统,因为,艺术制度上来说,美术馆、艺术家、政府三者的关系是,如果艺术家要进入市场和得到更多的资助必须要在美术馆展出,美术馆必须要政府承认才能得到更多的资助,政府要有好的艺术政策使得美术馆和艺术家从制度中得到发展,这正是我们现在的政府工作中所不具备的,我们现有的艺术政策不能全部说是不让优秀的艺术家从美术馆出来,而是说,美术馆还没法真正去从事这样一种美术馆的工作。艺术制度在今天一方面仍然保留着传统的政府行为,而另一方面又是不关心非市场的艺术的存在条件和发展战略,没有真正让当代艺术获得它应有的权利。我曾经在我的文章中从非营利艺术机构到美术馆并结合中国目前的艺术制度状况,作出一些分析,主要的目的是要建立一种真正为了学术的艺术制度,但这种制度中的每一项的建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记者: 据业内人士分析,在张晓刚、周春芽、何多苓、王广义、方力钧、岳敏君、张培力、吴山专8位艺术家的带动下,“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将精英荟萃、高朋满座,并将成为国内艺术创作和国内外艺术理论研究的前沿阵地,当代艺术创作和艺术成果展示的重要基地,中国当代艺术的大后方,您看来“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能否真正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大后方?

王南溟:这种说法好像有点对他的定位太高了,只能以后才能作出定论。艺术家的作品要和本土的东西结合而不能脱节,这些只能说是后殖民的当代艺术,标准是临时性的。真正看能不能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大后方关键是看中国有的基金会制度、中国的艺术市场。中国的政府基金会、美术馆没有向当代艺术开放,才使得中国当代艺术依赖于西方的艺术制度,其实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就是重新讨论艺术的政策,中国没有当代艺术的本土发展,主要是在现有的政府文化政策让当代艺术无法在本土发展。

记者:您觉得此举对美术界及美术史有何影响?

王南溟:我觉得 1、不能把任何艺术事件或活动和美术史挂钩,目前此举的意义在评论界还有待商榷。2、具体做到什么样,我觉得首先要把项目、活动纳入制度化。对非营利艺术空间和机构的资助才是现在更应该思考的内容。

记者:在您看来中国当代美术馆群的前景会是什么样的?

王南溟:前景还有待时间的考验,现在政府做的文化产业的好多都变了样,像画廊可以是产业,但美术馆与艺术中心就不能产业化,文化不只是产业和市场,而是一种社会理念和精神,而这种理念和精神也是要通过政治经济学来宏观调控的。目前的学术标准还达不到,只是多了几个门客而已。当然我的这些观点都是从现今当代艺术的现状和客观的角度看的,并不是针对某一个人。

记者:政府出地、投资商投资建设、艺术家拥有产权—以这样的形式存在的中国当代美术馆群,在您看来是否会重蹈贺兰山房覆辙?

王南溟:贺兰山房的事情我以前也听说过,和这个似乎有点相似,但是这要看怎样运作,建立这样的艺术馆群应该实行透明、公开的程序,至于是否会重蹈贺兰山房覆辙我先前也说了有待时间的考验。

王南溟简介:

1962年生于上海。华东政法学院法律系毕业。现为当代著名批评家、策展人。

编辑:admin

本文由365bet体育官网发布于古董,转载请注明出处:美术馆以艺术家的名字来命名,‘贺兰山房’和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是两种不同的模式

关键词:

同时通过作品和美术基础知识的结合,上海美术馆教育部策划了

365bet在线官网 ,第1天 2016-01-08 上海美术馆 艺术教育是一项终身教育事业,而对于日常生活中的普通大众而言,艺术...

详细>>

Paisan1作品现场图片

365bet在线官网 ,编辑:admin...

详细>>

365bet在线官网白团长告诉记者,从文化发展的历史看

摘要: 傅沙沙 对话人物 文化部部长蔡武 随着传统文化保护理念深入人心,近几年不断出现名人故里之争,起初还只是...

详细>>

图案为头戴八角帽的毛主席正面头像,这套纪念邮票不仅是新中

为纪念建党90周年,国家邮政局近日发行了《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三)》纪念邮票。该套邮票一套5枚,每枚面值1....

详细>>